亚松森晚报,教育史论坛哈工大揭幕

2019-11-30 19:24栏目:新闻资讯
TAG:

本报讯昨日,第十二届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教育史论坛在厦大开幕,吸引了近50所大学的9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

  本报讯有时候,要向前走,也需要回望历史的智慧。昨天在厦大举行的“第十二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教育史论坛”,就是这个用途。

此次研讨会以“多学科视野的教育史研究”为主题,由厦门大学考试研究中心、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主办。

  这一海峡两岸地区规格、水平最高的教育史学术研讨活动,始于2007年,由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大学、澳门大学、台湾师范大学等发起设立。本届论坛由厦大考试研究中心、厦大教育研究院主办,海峡两岸近50所大学9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厦大考试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峰说,研究教育问题、进行教育改革,需要鉴往知来、鉴古知今。此次研讨会对促进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教育史的学术交流有积极意义。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多学科视野的教育史研究”。专家们昨天说,历史研究不只是眼望过去,同时也面向未来。概括来讲,历史研究具有三方面价值,一是可以在保存记忆中认识自我;二是可以增强民族、国家和文化认同;三是可以为当代人类社会实践提供经验和启示。因此,如何进一步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如何进一步推进教育强国建设,实现中国教育现代化?特别是,我们的大学正在深入推进双一流建设,力求实现内涵式发展,如何进一步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我们既呼唤现实的洞见,也需要历史的智慧。

98岁的厦大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潘懋元昨日也亲临论坛现场。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之下,他登台致辞:“教育理论工作者应该重视教育史的价值与作用,正所谓论从史出,经典的理论需要从历史的长河中汲取能量。”潘懋元说,“史”必须是真实的历史,真实的事件,是历史上真实的教育活动、教育实践。但实际上,“史料易得,信史难求。”如何获取信史?这要仰赖教育史家、学者专家实事求是地呈现自己的研究成果,而这也是本届论坛的意义所在。

>>声音 一些教育史书并非信史

  98岁的厦大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潘懋元昨天语出惊人:现在一些教育史书很难称得上是“可以信任的历史”。

  他说,“论从史出”。毋庸置疑,这里谈到的“史”必须是真实的历史,必须是真实的事件,是历史上真实的教育活动、教育实践。但是,潘懋元认为,现在一些教育史书很难称得上信史,因为它们很难说是当年历史上真真切切的实践活动。

  潘懋元举例说,很多教育史取材于学校史,而校史向来都是经过美化的,学校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实际的情况被掩盖,难以为外人所知,这样的历史材料不能称之为信史。再者,更多的教育史取材于政府部门颁布的规章制度,即教育政策史。教育政策指的是政府部门对教育发展的应然要求,而非实际境况,应然要求往往是针对实不然而提出的。

  那么,如何获得信史?潘懋元说,最可靠的方法只能是仰赖于实事求是的教育史家。他说,这就是这类论坛的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松森晚报,教育史论坛哈工大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