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全性院士因病一命呜呼,呼吁复苏高等学园统

2019-12-29 14:14栏目:新闻资讯
TAG:

10月30日晚,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西一层报告厅,著名化学家、中科院院士查全性教授正在给学生做学术报告。查全性院士建议学生要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尊重客观规律和道德,实事求是。 客观严谨、实事求是,正是这位83岁的老人一生秉持的科学精神,也正是31年前他首倡恢复高考的话语动力。 11月27日,武大北三区资深教授楼,查全性院士的书房里洒满和煦的阳光,窗外是秋叶点染的珞珈山。31年前的那个夏天,珞珈山仍是树高叶碧,只是绿阴下的教学楼里贴着大字报,墙壁上满目疮痍。一个契机,与小平同志谈教育1977年7月底,武汉大学校领导蒋蒲和崔建瑞找到正在实验室里搞科研的查全性,通知他去北京开会。“那年我52岁,是武汉大学副教授,‘文革’发生后一直没机会再上讲台。”由于事先不知道会议内容,哪些人与会、会期多长都不清楚,查全性也没做准备,“所以,能向小平同志提出恢复高考的建议,对我来说是很偶然的机会。” 8月1日,查全性到达北京。之后他才知道,此次的会议名叫“科教工作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清华、北大、复旦等大学的代表,还有来自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安排这次座谈会的是时任副总理方毅,他说是邓小平同志让他来组织这个会议的,主要是来听听大家对于科学、教育事业的意见。 8月2日,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四川厅开幕。 由于与会的多是著名学者,查全性头两天基本没发言,只是听大家说。后来查全性看到小平同志每天都准时到会,认真倾听,他认为这个机会很难得,也很有可能会解决一些问题。 由于一直在高校工作,查全性很了解大学实际情况。在与会前,他和大部分大学老师一样,对于大学招生现状是不满的:由于入学没有考试,无法控制学生的文化程度,同一班的学生文化水平参差不齐。而当时又有一个口号“不让一个阶级弟兄掉队”,因此,所有教学工作都要迁就文化水平最差的学生来进行。“这样,教育水平就非常低了。大家对此都忧心忡忡,却又无可奈何。”一番诤言,让高考提前一年恢复6日下午,查全性开始发言。 查全性提出,大学招生是培养人才的第一个重要环节,就好比农业上的筛选良种。但从武汉大学当时的招生情况看,按照“十六字”方针招收的工农兵大学生,文化基础相差悬殊,质量没有保证。 所谓的“十六字”方针,就是“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实际就是四个字“领导批准”,这让不少群众气愤地抱怨“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十六字’方针不推倒,招生质量就得不到保证,‘读书无用’的社会风气就不可能扭转。”查全性在会上如是说。 查全性还建议,把大学招生名额改成由省、市、自治区掌握。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统一考试,并要严防泄露试题。另外,要真正做到广大青年有机会报考和自愿选择专业。应届高中毕业生、社会青年,实际达到高中文化水平的人都可以报考。 査全性一口气讲完这番话,不仅使全体代表全神贯注,而且引起了小平同志的高度重视。当大家议论到招生工作会议已开过,今年恢复高考是否来不及了时,査全性赶紧插话:“还来得及,今年的招生宁可晚两个月,不然又招20多万不合格的,浪费可就大了。” 最后由小平同志一锤定音:“‘十六字’方针必须推倒,恢复统一高考从今年开始。今年就改,看准了的,不能等,重新再召开一次招生会议就是了。” 会后,教育部立即重新召开1977年度招生工作会议,组织恢复高考的命题班子。 当年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根据邓小平指示制定的《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文件规定:废除推荐制度,恢复文化考试,择优录取。 1977年冬天,570万名学生报名参加高考。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 1977年年底,查全性的大儿子、女儿参加高考,一个考上武大物理系,一个考上武大化学系,两人毕业后先后出国深造。查全性说:“那次发言,也改变了我家孩子的人生。” “当时的发言,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事隔31年,查全性院士回忆起当初的情形,显得分外平静。“废弃高考、实行推荐上大学,原先都是毛主席决定的,说这种话无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我想,如果当时说了,兴许会起一定作用,冒一点风险还是值得的;如果不说,错过这种机会,就太可惜了。” 如今,查全性院士的书房里依然保存着1977年8月7日第9期《科教工作座谈会简报》,4页发黄的纸张记载着改变上千万人命运的一次发言:查全性首倡恢复高考。 直到很久以后,外界才得知77级新生推迟到春季入学背后的故事,参加过1977年、1978年高考的学生,从四面八方给查全性院士发来信函。“有考生写的,也有家长写的。”低调的查老始终不愿意透露这些信函的内容,不过在提到这件事时,老人的笑容在秋阳下格外温暖。一片丹心,始终关注高教改革谈及那次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发言,查老十分谦和:“历史总是大浪淘沙,也许再过30年,大家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 三十年来,高考和高等教育发生了很大变化。从上世纪80年代,高考上大学是公费读书、毕业分配工作,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高校并轨、扩招、学费增加、自主择业,再到本世纪初的分省命题、自主招生。高考一直牵动着亿万人的神经,在争议中前行。 “一考定终身肯定不是好办法,如果高校能够实行宽进严出的招生办法,进行逐步淘汰,不仅学生质量得到了保证,被淘汰者也学到了一定知识。”但查老也认为,高考让大家都经过一个相同的检验过程,仍是一个相对合理的制度。 至于今后高考如何改革,查老表示,还是应该多听专家的意见。 谈及近年来的研究生扩招,查全性不无忧虑,“前几年,部分高校研究生质量滑坡很厉害,急剧扩大招生,招来一些完全不能做研究的人,虽然现在情况有好转,但已经闯了祸——在已经毕业的一批研究生中,部分人的研究能力并未达到一定水平。数量的扩大是必要的,但质量仍是首要的。” 而今,83岁高龄的查全性院士仍在指导博士生。天气好的时候,他常去实验室看望学生,他说,“导师指导学生,不仅在于帮学生发表几篇论文,更应该在指导学生完成科研的过程中,引导学生的治学兴趣、方向和方法,培养学生的科学思维和创新能力。”

今晨5点08分,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因病离世,享年95岁。他曾面谏邓小平同志,首倡恢复高考并被采纳,被誉为“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

记者从武汉大学党委宣传部获悉,今晨5点08分,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因病离世。

查全性是著名电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导。其著的《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是我国电化学界影响最广泛的经典学术著作和研究生教材之一。

他在1977年面谏邓小平同志,首倡恢复高考并被采纳,被誉为“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

他向邓小平建言恢复高考

1977年8月,人民大会堂江西厅,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召集了一次科学教育座谈会。当时还是副教授的査全性也意外地被邀请参加座谈。

那一年,查全性52岁,是武大副教授。参加座谈会之前,他对会议内容心中无数,并未做准备。但他在会上越说越激动,痛陈当时的招生制度有四大弊端:

埋没人才;卡了工农兵子弟;助长不正之风;严重影响中小学学生和教师的积极性。“今年招生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人在请客、送礼,走后门。甚至小学生都知道,今后上大学不需要学文化,只要有个好爸爸。”

查全性一言既出,举座惊讶。时任教育部党组成员兼高教司司长、著名教育家刘道玉当时在会议的秘书组,据他回忆, 查全性的话一出,坐在沙发上的邓小平被查全性的一席发言感动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探出半个身子,示意查全性往下说。

就在座谈会召开前夕,当年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会已经开过,1977年按照老办法招生几乎已成定局。查全性建议:“从今年开始就改进招生办法。一定要当机立断,今年能办的就不要拖到明年去办。”

邓小平听完后,向查全性点点头,然后环视四座问:“大家对这件事还有什么意见?”查全性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人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补充着他的发言,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邓小平又问时任教育部部长刘西尧,还来不来得及?刘西尧说,还来得及。邓小平略一沉吟,一锤定音:“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过来,今年就恢复高考!”

“当年只是说了几句真话”1977年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根据邓小平指示制定的《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文件规定:废除推荐制度,恢复文化考试,择优录取。

数百万遍布在城乡各个角落的知识青年,或从报纸或从收音机里获得了准确的信息,“高考”这个已经陌生了11年的语词,被人们奔走相告。

1977年冬天,中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考场再次打开大门,570万名考生从山村、渔乡、牧场、工厂、矿山、营房、课堂奔向考场。

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那也是迄今为止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考试。当年全国共需招收40.1万名大学生,实际录取比例是29比1。

中国教育的走向得以改变,无数青年人的命运也由此改写。

作为“倡议恢复高考第一人”,2017年,高考恢复40周年时,要求采访查老的记者特别多,当时,由于查老已是92岁高龄了,家人都会替他婉拒采访。“查老多次跟我们家人说过,当年他只是说了几句真话,真正决定恢复高考的人是小平同志!”

“并不是因为我特别有创见,只是我有机会说几句真话。而我敢于说,主要是觉得说了可能会解决问题。”谈到自己当年首倡恢复高考,査全性总是很低调,但是对于恢复高考这件事本身,他却显得有些激动:

“那两批学生一进来之后,整个高校教学工作就变了样。你想想,当时已经八年多没有学校上课了,社会上都说读书无用,在那种情况下能做对题目的人,肯定一直都在坚持自学,事实证明,77级、78级的学生今天都已成为社会的骨干力量。”

“感谢查老还给我们选择命运的权利!”

1977年,查全性的大儿子、女儿也报名高考,一个考上武大物理系,一个考上武大化学系。大儿子、女儿大学毕业后,先后出国深造,获得美国博士学位。查全性说:“我那次发言,也使子女们的人生发生了改变。”

查全性出身书香世家。他的祖父查秉钧为清朝翰林,“这是当时最高的学术职称,相当于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吧。”后来外放当了个知县,为官清廉,辛亥革命后返乡时,甚至难以维持生计。

父亲查谦赴美留学,选择了物理学作为主攻方向,并成为物理界的后起之秀。后任原华中工学院首任院长。

查全性1925年生于江苏南京。1950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 留校任教至今。1957-1959期间在原苏联莫斯科大学电化学研究室进修,在国际著名电化学家、前苏联科学院院士A。 H。 Frumkin指导下从事电化学研究。

1978年,查全性被评为教授,1980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称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79-1984年期间担任武汉大学化学系主任。198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其编著的《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是我国电化学界影响最广泛的学术著作和研究生教材之一。

2017年,一家企业向武汉大学捐资1977万元设立“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该企业董事长与合伙人都是通过参加1977年高考改变人生命运,因此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纪念和感恩恢复高考的历史性建议。

作为首部描写1977年高考恢复始末的影片,《高考1977》在2009年上映时,他被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由于他对恢复高考的特殊贡献,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在首映式的最后,所有人向查老深深鞠躬,表达感激之情。《高考1977》的导演江海洋不无动情地说:“感谢査老还给我们自己选择命运的权利!”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当年,他的大胆谏言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扶正了教育的发展方向,铸就了国家的未来和希望。如今,当年参加高考的学生,许多已成为社会的栋梁。

愿先生一路走好在天堂接受我们的缅怀与感恩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查全性院士因病一命呜呼,呼吁复苏高等学园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