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经济增长理论彩世界:,

2019-09-17 13:07栏目:院方动态
TAG:

经济增长“回归”经济发展是中国经济演进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是解决中国经济失衡问题的内在要求,是中国经济稳步转型的内在要求。逐步消除对于经济增长造成消极影响的因素,也就是逐步释放新的经济发展能量的过程,这是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继续创造“奇迹”的重要条件。经济增长要逐步“回归”于经济发展,这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命题。GDP的内在缺陷使得中国的GDP承受着它本来不应该承受的压力,一个就是所谓外部的“国际压力”,另一个就是所谓内部的“行政压力”,这两者使得中国的GDP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不管是为了实现中国经济的外部均衡,还是为了实现中国经济的内部均衡,中国的经济增长都必然会催生新的发展观,事实上,中共十六界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必然要求。当然,科学的经济发展观必然包含正确的政绩观,因为在现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中,没有正确的政绩观就不可能有科学的发展观。科学的发展观离不开正确的政绩观,这是由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内生决定的。马克思把经济增长分为外延式和内涵式,也就是对应于我们经常说的粗放型和集约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瑟·刘易斯把经济机会分为外生的经济机会和内生的经济机会。在经济发展的初始阶段,为了利用外生的经济机会而搞外延式的增长是符合比较优势原理的,尽管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在很大程度就是所谓的“拿资源换增长”。但是,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这些外生的机会就会逐渐失去可持续利用的空间,再走外延之路就不符合我们的比较优势了。许多学者已经认识到,现阶段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着资源约束和环境约束,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这些局限条件已经成为了转型理论所说的“有效约束”或者激励理论所说的“紧约束”,对经济发展的束缚作用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逐步利用内生的经济机会,学会走内涵式经济增长的道路,用经济增长理论的话说,从注重生产要素的投入到注重生产技术的进步,从注重物质资本的数量到注重人力资本的质量,从而在整体意义上整合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TFP),这才是决定长期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的关键。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是中国社会经济稳定的必然要求。但是,中国在经济内部、社会内部以及经济和社会之间已然出现了某种程度的“断层”,忽视这些“断层”现象的存在是不符合中国国情的。笔者认为,现阶段最为显见的“断层”现象主要表现在两个大的方面。城乡二元结构是以城镇化严重滞后于工业化为特征的,结果一方面使得在城镇已经达到“需求饱和”的商品特别是耐用消费品不能够在农村形成“有效需求”,另一方面也使得农村的农产品出现了严重的城市“需求制约”,这两个方面形成了既损害城镇也损害农村的“配对效应”。这一“配对效应”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阻力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因为笔者认为,它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经济社会中其它“断层”的根源,也是制约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重要原因。消除城乡差别促进经济增长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和城乡差距相类似的还有区域差距,但是其性质在经济学原理上和城乡差距异曲同工。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也存在某种程度的“断层”,这一“断层”是形成中国经济中的许多反常现象乃至悖论的重要原因。中国的一些资本宁肯滞留在虚拟经济领域,也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领域,这在某种程度和“暴利”预期有关,用激励理论的话说,这种预期提高资本的“参与约束”,使得中国本来相对稀缺的资本不能得到有效的利用。预期对经济发展的作用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中国的商业银行本身就存在高额储蓄有待分流,但是中国却又不断引进外国直接投资(FDI),中国实体经济领域的国内资本不能找到有利的“投资机会”从而创造出有效的“就业机会”,而FDI却能够形成相关的“匹配”,因此国外资本和国内资本的异质性(至少在收益率方面)表现得异常明显。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奥多·舒尔茨一直强调的观点——资本的同质性假设是资本理论的灾难,在转型中的中国得到了验证,当然这和著名经济学家罗纳德·麦金农的分析相一致。笔者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由城乡之间以及区域之间的有害的“配对效应”而导致的天然的市场分割。这种天然的市场分割和人为的市场分割所导致的“诸侯经济”还有所不同,当然天然的市场分割也和中国还没有培育出好的企业家精神从而不能对经济失衡做出有效反应有关。经济的发展过程是人的发展过程,不管是经济增长还是社会转型,归根结底都要“以人为本”,事实上,“以人为本”乃是制度变迁的必然结果,当然反过来“以人为本”也会促进制度变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认为,经济发展就是人的权利的扩展,就是人的经济约束的减少,就是人的自由的增加。用最明了的话来说就是,经济发展促成了人的解放。不管是从理论层面还是从现实层面上来讲,经济发展都要求“以人为本”,换句话说,“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题中应有之义。总而言之,经济增长“回归”经济发展是中国经济演进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是解决中国经济失衡问题的内在要求,是中国经济稳步转型的内在要求。让中国的经济发展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和正向的反馈,让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发挥出来,是国家长期发展战略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逐步消除对于经济增长造成消极影响的因素,也就是逐步释放新的经济发展能量的过程,这是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继续创造“奇迹”的重要条件。

他们将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这两个事关可持续增长的全球性、长期性因素引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从不同角度对经济增长理论进行扩展,弥补了索洛新古典增长模型的不足。他分别将知识的外部性和技术创新的外部性引入经济增长理论,使得经济有内生持续增长的可能性,弥补了索洛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外生技术进步假设的不足。罗默的第一代内生经济增长模型,引发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研究的第一波热潮,如卢卡斯1988年对人力资本外部性的研究,斯托基和雷贝洛(Stokey和Rebelo)1995年对基础设施外部性等的研究。上述研究标志着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引发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研究的第二波热潮。

技术创新;技术进步;诺德豪斯;研究;生经济增长;博弈;整合评估模型;气候变化与;分析;二氧化碳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M. Romer)和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共同分享了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将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这两个事关可持续增长的全球性、长期性因素引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从不同角度对经济增长理论进行扩展,弥补了索洛新古典增长模型的不足。

知识、技术进步

与内生经济增长

保罗·罗默出生于1955年,现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罗默的代表作是基于博士论文、发表于1986年和1990年的两篇经典论文《递增报酬与长期增长》和《内生技术进步》。他分别将知识的外部性和技术创新的外部性引入经济增长理论,使得经济有内生持续增长的可能性,弥补了索洛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外生技术进步假设的不足。因其对内生经济增长领域的贡献,罗默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25位名人之一,并获得雷克滕瓦尔德奖(Recktenwald Prize,2002),还曾受邀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罗默对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的主要贡献有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基于知识外部性的内生增长理论。以索洛为代表的新古典增长模型最大的理论缺陷是,如果没有外生的技术进步,经济增长最终将停滞不前。罗默发现,现实中的经济增长不仅没有停滞,反而有加速的迹象。1986年,罗默把知识外部性纳入分析之中,使之成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推导了一个内生增长模型。罗默认为,产出不仅依赖于传统的资本和劳动,还依赖于企业的私有知识存量以及经济的整体知识存量;单个企业有动力对私有知识进行投资,在这个过程中增加经济中的整体知识存量,由此产生的外部性使得资本边际收益不受递减规律的约束,因而经济有持续增长的可能性。罗默的第一代内生经济增长模型,引发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研究的第一波热潮,如卢卡斯1988年对人力资本外部性的研究,斯托基和雷贝洛(Stokey和Rebelo)1995年对基础设施外部性等的研究。他们与罗默的研究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都试图在没有技术进步的情况下,解释经济的持续增长现象。

第二,技术进步与内生增长理论。按照索洛模型推论,一国的均衡经济增长率由外生的技术进步率决定,因而不会受到经济激励因素的影响。1990年,罗默构建了一个扩大产品种类的内生技术创新模型,探讨了经济激励因素如何影响企业技术创新的意愿。其中,企业把资源投到扩大产品种类的研发之中,受到专利制度的保护而获得垄断利润,激励了企业的研发意愿。企业通过权衡研发的成本和垄断利润来进行研发决策,直到研发活动所带来的私人回报率等于其他可替代投资的回报率。同时,技术创新通过外部性降低了未来进一步研发的成本,导致未来更多的技术创新及更大的竞争,反过来降低了垄断利润。因此,技术创新要权衡各种经济激励,权衡技术创新带来的垄断利润与研发成本,权衡当前与未来的技术创新。罗默发现,技术创新有正的外部性,相比于社会最优配置,其分散化的市场经济均衡,资本积累太少、研发投入不足,长期均衡经济增长率太低。因此,需要借助精心设计的政府政策如研发补助等,纠正市场失灵。

上述研究标志着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引发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研究的第二波热潮。例如,阿吉翁和霍伊特(Aghion和Howitt)1992年对新产品代替旧产品的“创造性破坏”经济增长模型,格罗斯曼和赫尔普曼(Grossman和Helpman)1991年对贸易、创新和增长之间关系的研究,都表现出与罗默模型相似的动态特征。较之于索洛模型,这些模型描述的经济增长包括了更多的可能性,即使没有外生的技术进步,经济增长率也并不必然下降,有可能随时间而上升并最终收敛于某个稳定的经济增长率,甚至有无限上升的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院方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经济增长理论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