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监督研招中的导师录取权,贵州都市报

2019-09-20 20:07栏目:院方动态
TAG:

●在人说了算和制度说了算之间,其实际发生的结果指向往往是不同的。人说了算,能带来效率或效益的最大化。制度说了算,往往带来的是公平与公正。但前者无法排除人的自私和腐败问题,后者则常常形成效率或效益不高的困局。●社会实践告诉我们,相信人,更相信制度。制度也许不能保证它“治”出来的都是“好人好事”,但基本能保证少出或不出“坏人坏事”。人“治”出来的结果则可能与此相反。前者有利于社会的有序健康发展,后者则可能破坏着这种秩序。●完善的研究生录取制度,不仅在于,既要科学考量学生的考试成绩在录取中占的比重,又要确保“导师说了算”须有根有据;更在于,这种录取程序和结果(包括导师说了算的根据等)都应当公开,让群众来监督。 据媒体报道,从明年开始,武汉大学录取研究生,考试成绩不再是唯一的依据,录取与否由导师说了算。这项改革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也引来不少人的质疑。这就是“导师录取权”谁来监督?如何保证录取的公平与公正?应当说,这项改革的初衷是好的。研究生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研究型、创造型的人才。把考试成绩当成唯一的依据,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录取不少高分低能的人,这显然不利于学科的建设与发展。这一弊端的确在一些大学存在着,对此进行改革的呼声一直不断。然而,人们的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度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北大“阿甘考博”事件,已使人们更加确信,即使导师录取考生时没有搞腐败,但这种没有制度约束完全由导师说了算的“导师录取权”难以保证录取的公平与公正,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人们的疑虑。 这便是在现实生活中广泛困扰着人们的效率(效益)与公平(公正)如何得兼的难题。 客观地说,在人说了算和制度说了算之间,其实际发生的结果指向往往是不同的。一般地说,人说了算,能带来效率或效益的最大化(比如正直和有水平的导师能公正地选择有研究潜能的考生)。制度说了算,往往带来的是从过程到结果的公平与公正(比如完全凭考试成绩录取腐败的概率很小)。但前者无法排除人的自私和腐败问题,其结果则可能导致鸡飞蛋打的局面。后者则常常形成效率或效益不高的困局。 在“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的情况下,深刻的社会实践告诉我们,相信人,更相信制度。制度也许不能保证它“治”出来的都是“好人好事”,但基本能保证少出或不出“坏人坏事”。人“治”出来的结果则可能与此完全相反。前者有利于整个社会的有序健康发展,后者则可能破坏着这种秩序。两相权衡,人们当然舍人“治”而取制度“治”。 事实上,效率与公平是完全可以得兼的,关键在于我们愿不愿意完善并严格有关制度。制度都是靠人制定出来的,聪明的人当然可以把制度进一步完善。制度也是靠人来执行的,再完善的制度不去执行或执行不力都会形同虚设。这同样是现实生活中困扰人们的一大难题。社会生活中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固然有的是因为制度不完善,但更多的是人们不去执行或执行不力。显然,这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而与社会的文明程度相辅相承。 就武大改革研究生录取制度来说,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制度与人之间的博弈,并期待着这种博弈向良性的方向发展。 现行的一考定研究生录取的制度,制约着效率的实现,当然不完善,当然需要改革。应当承认,吸收“导师说了算”的长处是对的,代表着改革的方向,但这种“导师说了算”本身也需要制度来制约,以让导师们不能“乱说”。武大为此将致力于“进一步提高教师的思想及学术修养”。这样做虽然是应该的,但并不是制度,充其量只是一种道德的训诫。至于武大一些院系规定,学生面试,必须由多人导师组集体进行,当年有亲属考研的导师应当回避。等等,虽然有点完善监督制度的意思,但仍然不到位。 俗话说:“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完善的研究生录取制度,不仅在于,既要科学考量学生的考试成绩在录取中占的比重,又要确保“导师说了算”须有根有据;更在于,这种录取程序和结果(包括导师说了算的根据等)都应当公开,让群众来监督。同时,对人们有异议的,或确有腐败行为的,要做出严肃公正的处理。把这些都做到了,我们相信,虽然还不可能完全杜绝腐败行为,但导师想腐败的巨大代价(名誉、地位、处分等),使得导师们会更加公平公正地决定考生的命运。在这个意义上,效率与公平就能很好地实现。

  研究生培养质量下降并不全是考试本身造成的

  北大校长许智宏透露,从2004年起,北大改革博士生选拔录取方式,逐步由以考试成绩为基础的应试机制,向以素质能力为基础的申请与考核机制过渡,同时重视吸引、接收国内重点院校优秀本科毕业生申请免试攻读硕士、博士研究生。北大目前正考虑取消研究生入学考试(据《北京青年报》1月20日报道)。

  笔者承认,研究生考试制度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一些缺陷,“以分数论英雄”也不是研究生教育的本意。但是我们要看到,自研究生考试制度恢复以来,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的人才。这些人才有的已经成为国内外学术骨干和建设事业的生力军。研究生考试作为现在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也是目前较为公平的手段之一,何况目前并没有更好的制度来完全取代它,如果我们仅仅因为它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问题就把它彻底抛弃,既不公平、也不现实。

  在我看来,研究生培养质量下降,研究生功利性强的原因并不全是考试本身造成的。导师的问题亦不可忽视,取消考试并不能根本扭转研究生培养质量下降,创新能力不足的局面,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导师的“老板”地位。像博导下课、教授落聘之类的新闻引起震动,这本身说明一些导师自身热衷社会活动,忙于经济创收,不教学、不科研,怎能培养出好学生?笔者甚至认为部分学生功利思想严重、学风不严谨、抄袭论文还有受少数老师影响的成分在内。

  在目前研究生教育尚未发展为大众化教育、高等教育资源并非十分充分的现实语境下,如果单凭学术或者综合素质来考核学生很可能造成更多的腐败隐患。

  因此,我认为,因为研究生考试制度的弊端就予以全盘否定有失偏颇。取消研究生考试制度对于教育的公平、教育的质量的提高弊大于利,现在问题的关键应该在于,改革完善当前的研究生考试制度,让考试更加能体现公平、更加利于人才脱颖而出。同时,还应该改革研究生培养制度,彻底打破导师与研究生之间是老板与雇工关系的“潜规则”。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院方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来监督研招中的导师录取权,贵州都市报